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红木艺术家具俱乐部
首页> 空间陈设> 【老屋情怀】有聊——一排瓦檐

【老屋情怀】有聊——一排瓦檐

2018-06-08 作者:甘婷 浏览:3029 来源:燕赵都市报

摘要

我常常在梦中梦见一排排鳞次栉比的灰黑色的瓦檐,无论春夏秋冬,无论风霜寒雨,它都那么静静地,孤独地伫立在老屋的房顶上,伫立成一排排坚挺的力量!


我常常在梦中梦见一排排鳞次栉比的灰黑色的瓦檐,那一排排瓦檐,无论是春夏秋冬,无论风霜寒雨,它都那么静静地,孤独地伫立在老屋的房顶上,伫立成一排排坚挺的力量!

我之所以会经常梦见它,因为我小时候和我的家人就在这青砖黛瓦的老屋里生活。

记得儿时,天灰蒙蒙亮父亲就戴上斗笠,肩找犁耙,牵着耕牛,离开那一排排瓦檐的荫蔽,走在未知的天空底下,奔向茫茫的田野,开始一天的劳作。而母亲,则挑起箩筐,拿着弯刀,也离开了那一排排瓦檐的遮挡,爬山、涉水,开始了一天的耕耘。

剩下的就是我和爷爷奶奶了。爷爷坐在院子中间抽着旱烟,我则蹲坐在瓦檐下无耍。玩着玩着,爷爷会突然抬起头,对着那一排排的瓦檐久久地发呆,俄顷就摇着脑袋叹道:“唉!这一排瓦檐都长苔藓了!”一旁的奶奶也会接茬道:“可不是,咱们都老了,何况这排老瓦檐呢?”顺着爷爷凝望的方向望去,还真是,那一排瓦檐长满了绿得发黑的苔藓。

我能想象,如果瓦檐就是爷爷的下巴,苔藓则是下巴上的胡子,“胡子”在风吹雨淋中枯了又长,长了又枯,就像爷爷的胡子,刮了长,长了刮,刮着刮着,就刮走了岁月,刮走了流年,刮出了一排排沟壑,刮出了一层层沧桑!

后来,刮着刮着,就把爷爷奶奶也刮走了。

有一天,父亲对我说:“我们要搬家了,搬到一个四平八稳的房子里。”搬家那天,辞别老屋时,我依依不舍地回首凝望着老屋,凝望着那一排排瓦檐。

进入新家那晚,我彻夜难眠,许是在老屋住惯了,突然来到一个陌生地,自然是不习惯的。老屋的祥和,柔软,温暖,还吐露着历史尘土的芬芳,是任何一幢别墅大厦也无法媲美的。

就在那天夜里,突然刮起了狂风,风吹得窗户及窗外的树枝哗哗地响,俄顷,雨来了,是瓢泼的,倾泻而下。我焦急地跑去对父亲说:“爸,这么大的风雨,那老屋......能受得住吗?”

父亲淡淡一笑:“傻孩子,这么多年都过去了,老屋什么风雨没见过?不都挺过来了吗?”于是我点了点头。

可我还是不放心,于是第二天我早早就起来跑去看老屋。看到老屋历经一夜风雨摧残依然安然无恙,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那一排排瓦檐,正一滴一滴地滴着昨晚的泪!

时光易逝,岁月易老,转眼我已长大成人并离开了故乡,去到另一个城市里工作。繁华热闹的都市里,我很少再见有青砖黛瓦的房子,有的只是一幢幢装饰华丽的高楼大厦,每日行走其产,我总会想起故乡的老屋,想起那一排排鳞次栉比的瓦檐,心里也就有了一种坚挺的力量!

【来源:燕赵都市报(2018年6月8日第19版)   甘婷/文  】

扫一扫有惊喜!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