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国家具工业信息中心
  • 电话:021-56131287
  • 承办:上海商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红木艺术家具俱乐部
首页> 杂志> 收藏与鉴赏> 走进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

走进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

——二十年来馆藏家具的征集、研究和展示

Ming and Qing Furniture Gallery in Shanghai Museum

2015-11-24 作者:刘 刚 浏览:2007 来源:《艺术家具》杂志

摘要

跟着上海博物馆副研究员刘刚,一起“走进”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听他为我们讲述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的特色、背景,以及对部分重要的精品家具的诠释。

编者按:热衷和研究明清古典家具的人,想必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王世襄。他的《明式家具珍赏》一书中收录的家具,有相当一部分现馆藏于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中。你也许曾不止一次地看过这书中的件件精美家具,但当实物真实而立体地出现在你眼前,兴许还能再经历一次惊艳;你也许已有了要进去近距离地观赏和感受一下的想法。那么在此之前,不妨让我们跟着上海博物馆副研究员刘刚,一起“走进”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听他为我们讲述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的特色、背景,以及对部分重要的精品家具的诠释。

      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是国内最早展出明清家具的专题陈列馆,开放于1996年,占地700平方米,展品一百多件。除了少量雕漆和榉木、红木(酸枝木)、铁力木、乌木、家具外,基本上以紫檀和黄花梨家具为主。陈列分五部分:明代家具展厅以简约古雅为主旋律;清代家具展厅着重表现富丽华奢的皇家风范;书房和厅堂的陈设见证了家具不仅是建筑的附属物品,而且是建筑功能的直观表达,明墓出土的家具模型和木俑,是墓主生前现实生活的缩影。

上海博物馆明清家具馆以典藏为本,在潜心研究的基础上重视陈列,汲取古典园林建筑中的粉墙、黛瓦、漏窗、挂落等中国元素营造氛围,以此烘托明清家具独有的风采。

一、展品的来源 

         明代展厅以及书房和厅堂内的家具展品,绝大多数来自北京的王世襄和陈梦

家两位著名学者的旧藏,清代展厅和明墓出土的家具展品为上海博物馆原有馆藏。

王世襄先生作为明式家具收藏大家已是享誉全球,其人其事载录甚多,此不赘述。陈梦家先生是古文字学家,上世纪三十年代其住所与王世襄先生为邻。从相识到知己,共同的情趣和爱好使他们对古家具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四十年代后期就开始收集明式家具。陈梦家在19669月逝世前,收藏家具26件,王世襄在1985年完成《明式家具珍赏》一书时,已蒐集79件。

两位学者是国内八十年代以前最大的也是最重要的明清家具收藏家。明式家具的艺术价值自20世纪初被西方人重视以后,已有大量精品流失国外。他们收藏的这些家具大多用珍贵的黄花梨木和紫檀木制作,是国内现存为数不多,并且见于著录而蜚声海内外的精品,其中部分器物是传世明式家具中的孤品,对中国古代家具的研究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新馆落成之后,香港庄氏后人将所得王世襄旧藏之明清家具珍品79件,悉数捐赠上海博物馆,藉以纪念其先人庄志宸、庄志刚昆仲昔年在沪创办民族工业之业绩。这批家具早在1993年就已经运抵上海博物馆,暂存在库房里,配合家具馆的筹建,开始了相关的研究和整修。1996年上海博物馆以庄氏家族捐赠的家具为主,辅以馆藏其它精品,特辟以庄志宸、庄志刚先生命名的明清家具馆,以供大众鉴赏。1999年上海博物馆又斥资征集陈梦家、赵萝蕤夫妇旧藏家具26件充实馆藏和陈列。这两批珍贵文物的入藏,是上海博物馆的家具馆能够以丰富的展品顺利向公众开放的前提。

 

二、展馆的分区及特色

明代家具部分主要展示明式风格形成以后的作品。明代早期家具继承了宋元以来的传统木作工艺,明代中后期商品经济的繁荣、府邸和园林建筑的大量出现、东南亚珍贵硬木的输入,都为家具制造业的进一步繁荣以及家具工艺向更高层次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传世实物可见,该时期家具品类齐全,艺术特色鲜明,主要表现为造型简约,线条讲究,比例匀称,榫卯精密。其装饰注重服从和优化造型,以古雅为美的标准,常用雕刻和攒斗的手法施于家具的醒目部位,有画龙点睛之效,还能巧用木材纹理的自然美,做到此处无工胜有工。

      清代家具部分主要展示清式风格形成以后的作品。清代家具自清初至康熙,直接沿袭明代风格。自雍正、乾隆至嘉庆时期,经济繁荣,社会奢靡之风更有盛于晚明。审美口味的剧变使家具的造型和装饰产生了极大的变化,纤琐繁缛的装饰风格逐渐形成,此时的家具用料宽绰,体量厚重,装饰元素求多求满,甚至采用多种材料并用,多种工艺结合的手法,来追求富丽奢华的视觉效果。自道光至清末,随着社会经济文化的衰落,家具工艺每况愈下,形式日趋庸俗粗陋,上乘之作少见。

      书房陈设由两个部分组成,一是以画桌、书格、官帽椅的功能家具组合的读书写作环境。二是以床榻、柜橱、衣架等家具构成的休憩起居环境。另外,明清文人对室内补壁及斋头清玩兴致颇浓,因此书房是古代文人读书、作画或休闲、会友的场所,诸如书画、古琴、香炉、臂搁以及桌屏都是常备之物。外围的设计重在营造意境,门前青砖粉墙,窗外修竹摇曳,力求再现古代恬静、雅致的生活气息。由书房可见古代文人注重精神享受、追求高洁雅逸的生活情趣。

      厅堂部分参照现存园林建筑和明代版画,再现集多功能用途于一体的明式厅堂,凡家庭祭祀,婚丧礼仪,亲朋交往大多在此举行,家具则因事而设,并无固定模式,与很多清代晚期厅堂内繁琐而固定的家具配置迥然不同。屏门前所置黄花梨大型条案极为罕见,案前设交椅和扶手椅。亲朋聚话以长幼之序列座,尽显儒家精神关怀之下秩序井然、端庄严正的氛围。家具器物配置不多,却折射出古人讲究生活礼仪、恪敬民族传统的道德操行。

      在厅堂对面的壁柜中还陈列了明代潘允徴墓出土的部分家具模型和木俑。潘允徴为明代嘉靖至万历时人,历任光禄寺掌醢监事,从八品。其墓于1960年8月在上海肇嘉浜路发掘出土。墓中随葬了一批木雕俑和一套珍贵的家具模型。木俑中有文有武,神态各异,呈奏乐、捧印、抬轿、执棍等多种姿仪,以墓主生前出巡的规模排列,前呼后拥气势壮观。家具模型用当地生长的榉木制作,种类较多,从其造型、比例和结构的细致,犹见墓主生前所用家具之面目。虽是冥器,仍为研究明代晚期家具形制的重要实物资料,曾于1995年被美国波士顿美术馆借展。

 

三、重点展品诠释

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图1王世襄旧藏。

黄花梨木是制作四出头官帽椅的首选木材,其天然纹理最适合这种椅式,自然天成的木纹与优美大方的椅子造型相得益彰,该椅的造型极具韵律美,而流畅变幻的木纹又赋予了它无穷的动感。该椅搭脑、靠背板、扶手、联帮棍、鹅脖都有相当弯曲度,这些刻意造出的弯曲既费工又费料,在使用时符合人体工程学原理,舒适感略有增加,但其装饰性还是大大超过了实用性。座面下的券口,既是装饰,又起加固作用。在传世实物中,这种造型较为常见,是一件标准的四出头官帽椅,也是一件审美价值较为突显的实例。

黄花梨圆後背交椅(图2王世襄旧藏。

靠背板透雕精美,上为螭纹开光,中为麒麟葫芦、云纹及山石灵芝纹,下为云头纹亮脚。座屉横材立面浮雕双螭纹线条流畅。该椅用材粗硕,腿足上端转弯处和联结扶手处装托角牙子,雕螭纹,起加固与支撑作用。凡交接部位多用铜饰件钉裹,兼顾实用与美观。椅圈腾空处极易断裂,故以金属棍连接腿足弯转部位,这样既可以稳定椅圈,又可将椅圈的承重经由金属棍导向腿足直至地面。整体比例匀称,线条流畅,造型舒展大方,其设计体现了美学与力学的统一。

黄花梨插肩榫翘头案(图3王世襄旧藏。

明代家具艺术的显著特色是“线脚”的运用,这是一种源自古建筑的装饰性线条组合,形式极为丰富,其作用在于使家具的外观由朴质粗放变为俊雅娟秀。它通常沿水平或垂直方向出现在家具的框架部位,如桌沿、腿足。线型变化多端,工艺上易于操作,又能产生良好的视觉效果,所到之处,不论方材圆料,皆呈现各式优美轮廓,可谓方非一式,圆不一相。该案除了牙子、腿足边缘起灯草线,腿足看面居中拉“两柱香”阳线以外,几乎没有其它纹饰,可这种线条处理的作用非同小可,它使粗壮的腿足显得修雅,原先外形粗笨的条案在这种线脚的修饰下易态殊观了。

黄花梨六柱式架子床(图4

有束腰三弯腿结构,内翻云纹马蹄足。床面外缘作冰盘沿,束腰下安壸门牙条,雕卷草双螭。四角立柱,另立门柱两根,立柱打漥,呈凹陷的圆弧面,使光泽内蕴,以优化整体视觉效果。有门围子与角柱连接,透空作麒麟纹,有“送子”之意。床围子既有围护功能,又有装饰作用。使用“攒接”和“斗簇”的手法,把纵横斜直的短材拼合成所需纹样,再用栽榫将纹样斗拢成四簇云纹的图案,疏朗有致,展花团锦簇之妙。该床从构图到饰纹,无不散发着儒雅与灵秀的气息。

 

铁力床身紫檀围子罗汉床(图5王世襄旧藏。

罗汉床的尺寸较小,只容一人。有束腰,鼓腿彭牙内翻马蹄式。用途比较特殊,多用于日间起居或小憩。陈设不限于一处,可视主人生活方式或气候变化随处安置,厅堂、书房,室内、室外皆可,以应不时之需。罗汉床因围子形似建筑结构中的“罗汉栏板”而得名。攒接工艺形成的曲尺图案产生了凝重空疏的视觉效果,又是对边角小料的巧妙利用。其下部结构与榻全同,区别只在多了围子。

黄花梨高面盆架(图6陈梦家旧藏。

    用以承放面盆,披挂毛巾。主要运用圆雕、攒接、斗簇等技法,集多种吉祥纹样于一身,其中有象征祥瑞的灵芝、寓意“好运连连”的四簇云纹、以及借鉴于建筑结构“望柱”上的仰覆莲纹等等,把企求生活美满的愿望通过一件日常生活用具表达出来。其挺拔的造型洋溢着流动、舒展的美感,疏朗有致的饰纹给人以空灵、通透的视觉感受。

黄花梨透空后背架格(图7陈梦家旧藏。

空间相互映衬,透过一个空间能看到另一个空间,随着视角的变化,空间形态也产生变化。这些表现手法都受到园林建筑的影响,如明代造园专著《园冶》中所绘的波纹式栏杆图案,就出现在它的后背上,空间在此被弯曲的短材分割成组合图案。透过正面和侧面层板间的壸门轮廓可以看见后背的波纹扇活,两种艺术化的平面图形在透视中发生关联。壸门券口如同舞台的空间轮廓,透空的波纹扇活如同舞台背景,烘托出空幻和浪漫的气氛,相互映衬之下,一个诗意的立体空间构型产生了。

紫檀雕云龙纹宝座(图8

清代乾隆时期典型作品。紫檀木通体高浮雕大、小龙纹出没于云雾间作翻腾之势。“五屏风式”围子,搭脑、扶手取卷云纹造型和回纹边饰,并作波折状高度递减,线条婉转流畅、顺势而下。靠背下部三处浮雕寿山福水,寓意“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云蝠纹束腰,莲瓣纹托腮,鼓腿彭牙,内翻马蹄足兜转有力,下置托泥回纹工整,无丝毫马虎。该宝座整体造型庄重,纹样精准繁缛、细致入微。雕刻难度极高,非“鬼斧神工”一词难以形容,须万里挑一的高手,才能出此登峰造极之作,历查诸传世宝座精品,恐无出其右者。

 

紫檀雕云龙嵌玉石大座屏风(图9

清代中期作品。体量巨大,分为屏座与屏身两部分,由能工巧匠精心设计,不惜工本制作而成。采用多种材料并用、多种工艺结合的手法,极尽富丽堂皇之能事。精湛的雕刻配上华丽的镶嵌成为装饰的亮点,章法严谨,繁而不乱。屏身上下高浮雕云龙纹,其间百宝嵌巧夺天工,有白玉、青玉、绿松石、青金石、芙蓉石、珊瑚、玛瑙等各色玉石,光色璨然。上有春意盎然的花鸟树石,下有气氛古雅的博古图案。背面描金彩绘岁寒三友,高洁雅逸。屏座呈须弥式,三段接合,莲瓣纹的浮雕使之更显庄重。该屏风是皇权的象征,非皇族不能擅用。

  • 上海艺浦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强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雕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太仓市永和艺术品雕刻厂
  • 上海海上传奇红木馆
  • 上海毅晟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森雍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仓艺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艺尊轩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玉山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航管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万新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雅典娜公司(海上蒋家)
  • 上海锦翔工艺家具有限公司
  • 上海老周红木家具有限公司
,